信展文学 > 没人比我更懂穿越! > 0557 阴谋

0557 阴谋

  试炼中的时间远比序列之争更为漫长。

  无论修行的效率还是局面的复杂,都远胜寻常穿越。

  转眼,两年已过。

  天命人们总算是逐渐起势。

  各方战线有各方的规矩,但无一例外,最后都会给新兵选择的余地。

  服不服用白尘丹,都由新兵各自选择。

  不过能不能适应就尚且两说。

  服用白尘丹或许能够平步青云,但没准也会顷刻毙命。

  纵使望星界土着的肉躯大都被黑潮侵蚀,纵使白尘丹内的黑潮也已然失去了活性,纵使五方化玄经可以如透析般更替他们的灵脉经络......

  但那终归是黑潮,是禁忌的邪物。

  甚至即便是现在的宁洛,也没法诊断出那些排异者的真正死因。

  正因如此,这东西对天命人而言,碰不得。

  但......

  也总有人怀着某些特别的目的,不惜触犯禁忌。

  两年了。

  没人知道这个苗头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

  也没人知道,为什么白尘丹会在短短半年之内,成为天命人赖以提升修为的利器。

  局面似乎变得与起初不太一样。

  但又似乎并没有什么违和。

  因为这片天地,本就是这般模样。

  赤霄军。

  “怎么样,我说没什么问题吧?”

  “嘶......好像,好像还真是,刘哥这法子不错,牛的,不愧是你!”

  “什么法子,你,你们......你们该不会都......”

  “嘘——”

  演武场一角,一位身着制式盔甲的天命人将熟识的友人拉到角落,小声道:“听我说,这白尘丹啊,虽然看着危险,但只要照我说得做,你准保完美吸收,绝无后患!”

  后来的那位童孔骤缩,压低着嗓子,厉声道:“我就说你修为是怎么提上去的,你还真服用了白尘丹?!那他吗可是黑......”

  “嘘——”

  “听我说,别急,你先别急。”

  “我敢用,自然是有反制的手段,纵使服用了白尘丹,我也随时都可以将之排出体内。”

  后者龇牙咧嘴,脸上写满了质疑:“你扯皮呢?”

  “真的!”那天命人仿佛胸有成竹,正色道,“信我,只要有改良版的五方化玄经,你也能够做到!”

  ......

  最后,他们几人都加入了服用白尘丹的行列。

  这是不是潮流的始末,无人知晓。

  但至少后来所有天命人都通过各种途径知道,只需要习得改良版的五方化玄经,就能驾驭白尘丹。

  然而那并非谁人都能学会。

  因为五方化玄经纵使已经被某人改良过,但终归会与他们原本的功法产生冲突。

  即便是以天命人的学识,也唯有少数人才拥有最不会与之排斥的功诀。

  这群人也如鱼得水,成为天命人中的领头羊。

  服药的流程并不复杂。

  只需要拥有白尘丹,再以尽可能纯净的灵液涤净杂质,最后服用,并以五方化玄经引导。

  从而使得白尘丹中的秘力浸润修者四肢百骸,矫正灵脉与经络的偏差,并化为他们修行的底蕴。

  代价是,他们与天地道意的亲和会变得逐渐疏远,甚至与功法之间的联系也不再紧密。

  但取而代之的,是他们能够拥有浩瀚的灵气储备,以及近乎无穷无尽的气血,就仿佛在没有黑潮的世界天命全开,毫无限制状态下的模样。

  甚至......

  也许更加自由几分。

  因为他们的修行也逐渐脱离了功法的限制。

  似乎变得更加纯粹?

  没有复杂的灵脉,没有经络的打理,也无需识海的蕴养。

  就只剩下纯粹的精,气,神,意,道。

  有种飘飘欲仙的错觉。

  好在,他们是天命人,自然不会因此迷失。

  恰恰相反,天命人似乎更加在乎如何才能够避免对白尘丹的依赖,免得最后沉沦黑潮,万劫不复。

  而这两年的军营苦修,也让天命人终于认知到了一点。

  在如今的望星界中......

  靠自己,没用。

  想要收集到有价值的情报,并且掌握有关白尘丹的妙用,唯一的方法,就只有向土着请教。

  那群原本被他们轻视的土着,才是这片天地中最值得珍惜的瑰宝。

  赤霄军,十三营,东南角营帐。

  颜丰紧随潮流,也转正入伍,然却从未服用过白尘丹。

  只是与他同一小队的其余八人,却尽皆是白尘丹打造出的邪道修士。

  有土着,也有天命人。

  “乱了,全乱了......”

  “这次试炼的本意,会不会其实是在测验我们的道心。”

  “最下位的试炼本不该这么难,所以其实只要我们安分修行,白尘与黑潮之间的平衡就永远不会打破。”

  “它们的僵持会给天命人提供近乎无穷的修行时间。”

  “那么我们只需要稳步进境,就理当能够安然破局。”

  “但现在......”

  颜丰眉头微皱,脸色有些苦闷。

  其实他的理解并没有错,至少如果他们早几年降临,那的确可以和土着形成互相竞争的格局。

  土着服药,旅人苦修。

  天命人后来居上,拥有白尘丹的土着也不甘示弱,如此竞争循环下去,就能打造出王道的升级剧本。

  但事与愿违。

  天命人来得太晚,而土着的实力又提升得太快。

  所以现在一切就都乱了套。

  营中的穿越者对老兵各种阿谀奉承,只为探听应对白尘丹副作用的秘方。

  “行了行了,教教你们就是了~”

  老兵爽朗大笑,摆了摆手,轻描澹写地说道:“你们几个小子啊,天赋好,人也机灵,走得肯定比老子远。到时候啊,别忘了我这老大哥就行。”

  “至于这抑制白尘丹副作用的方法,倒也不难就是。”

  “地灵玉田,你们都知道吧?”

  “虽然现在那里的活儿不归我们管,但以前啊,都是我们去地灵玉田里抛洒白尘丹的。”

  “这地灵玉田里长出的白玉果,比之白尘丹还要更纯净几分!”

  “哪怕就只有一个果核,服用之后,再找医师调理,便能缓解白尘丹的副作用。”

  “除此之外,灵液浸泡也能管个一年半载。”

  “不过这两者我们一般人都用不起,那都是立功之时,才能得到的赏赐。”

  “如果没有的话......”

  “那就用死气的残渣!”

  众人童孔骤缩!

  死气?

  先是白尘,又是死气?

  这不成了黑潮全家桶了吗?

  老兵眼见众人面露震悚,嘴角上扬,自得笑道:“少见多怪了吧?哈哈哈!告诉你们,八九年前的时候,那时白玉果还没长出来,先辈可都是用这种办法中和白尘丹的!”

  众人更是满面惊异!

  当然,是装的。

  天命人历经千百世轮回,更有遴选者的尊名,哪一个不是千锤百炼的老戏精?

  换句话说,都是pua高手了。

  他们自然知道该怎样诱导npc的情绪,诱导他们说出最关键呃信息。

  老兵见这帮天资卓绝的新人面露尊崇,更是志得意满,于是再无保留。

  “当年啊,是......是那位大人亲自想出的法子。”

  “说是只要用极致的道火将死气焚尽,余留下的些许黑尽再复灼烧个千百遍,确保其中再无任何死气的余念。”

  “最后将一抹黑灰纳入体内,在医师的监督下浸润灵脉经络,直至涌上灵台......”

  “如此,便可完全抑制住白尘的活化。”

  “只是过程有些痛苦,而且用量难以调控,但效果却是最好。”

  老兵说着,忽然面露颓然,摇了摇头:“只可惜,这法子虽好,但也因为难以控制,所以害死过不少战士。如非万不得已,你们可千万不要尝试!”

  老兵顿了顿,忽然话锋一转:“说起来,赤芒将军就是当年那批人中的幸存者,而他现在的实力,你们也看到了。”

  气氛沉凝。

  众人面露凝重,心中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。

  想要中和白尘丹的副作用,竟然需要用死气的残渣?

  他们觉得,自己是不是跳进了黑潮精心布设的陷阱?

  一步步沉沦,一步步堕落,直至沦为黑潮的奴隶。

  至少在颜丰的视角来看,的确如此。

  他能理解这么做的缘由,想来是白尘丹中偶尔可能残留有白尘的些毫意志。

  这微不可察的意志残片,能够让白尘活化,从而危及修者性命。

  但是只要试炼纳入死气的残渣,就能抹除这部分活性。

  并且体内剩余的白尘,也可以轻易剿除死气的尘尽。

  听着倒是没有问题。

  至于那什么所谓的医师,其实就是能够修行五方化玄经的人才。

  天命人现有的情报,似乎已经解明了白尘丹的用法,也洞彻了望星土着的隐秘。

  原来赤芒将军的实力......

  是这么来的。

  不过如此?

  好像他们并没有资格如此评价。

  因为营帐中除了颜丰,其他人也都走上了相同的道途。

  后悔......

  也来不及了。

  颜丰微眯着眼,忽然觉察到,他和其余天命人之间,隐隐出现了某种隔阂。

  他们其实已然沦陷。

  从服用白尘丹的那一刻起,他们就再无摆脱的可能。

  剔除白尘,恢复修为,可进可退......所有的一切,都是骗局!

  是谁在暗中拉天命人入局?

  颜丰不知道。

  但当一众天命人对白尘修途乐此不疲之际,颜丰忽然觉得,眼前这一幕似乎有那么一点眼熟。

  白尘修士......

  “道宗......”

  “这不是道宗的翻版吗?”

  “每一个天命人,都是道宗的门徒。”

  “服用了白尘丹,还钻研与白尘融洽相处的秘法,最后义无反顾地与黑潮为敌......”

  颜丰怔了怔。

  不知从何时开始,他的视野忽然明朗了起来!

  咦?

  现在的天命人,和昔日的道宗......

  有区别吗?

  好像没有。

  道宗死士是因为自身经历,自愿以五方化玄经融合白尘,与黑潮为敌。

  但这些远道而来的天命人,又何尝不是出自自身的意愿,服下白尘丹?

  本质实则相彷。

  都是被某双无形的大手影响着,自愿不惜一切与黑潮为敌。

  但......

  但问题在于,这片天地的主角,却并非他们。

  的确,赤芒将军很强,土着中也理应存在比赤芒更强的大能。

  然而颜丰这时忽然意识到问题所在。

  “强归强......”

  “纵使你们一个个比之旧日的望星强者更胜许多。”

  “但再怎么说,也比不过宁兄亲自教出来的道宗死士。”

  “白尘丹......”

  “是有上限的。”

  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。

  当颜丰的视野清晰起来,他忽而意识到,这群服用白尘丹的天命人忽略了那个最关键的问题。

  他们其实并不知道,白尘丹最多能让他们到达何等境界。

  又究竟......

  能否让他们拥有祓除祸端的实力。

  这是一场骗局。

  一场针对天命人的,恶毒阴险的骗局!

  一枚其貌不扬的丹丸,却轻易将天命人分门别类。

  半是进境迅勐的死士,半是缓步前行的苦修者。

  前者是庇护白尘阵线的战力补充,而后者......才是祓除祸端,清剿黑潮的关键棋子。

  “咕唔......”

  颜丰干咽了一声。

  他从这堪称惊悚的事实中,品出来一股极其怪异的味道。

  你说那是黑化的宁洛在这片天地暗中操盘,颜丰都不会有些毫质疑。

  恐怖......

  震悚......

  难以言喻......

  3万天命人,ef序列的强者,甚至还有些意外的不速之客。

  这么多人,都似乎在暗中那道意志的盘算之中。

  颜丰并不确定有幕后黑手的存在,但这一切看起来都过于流畅,让他很难不怀疑是否有人在暗中支配。

  尤其是当他与宁洛同行过一程,甚至通关过试炼之后。

  颜丰更是明白,无论这猜想再如何荒诞,这世上,也的确有人能够做到。

  有人一刀剖开了天命人的阵营,用栓绳牵引着他们,让他们为之打工。

  那么那人......

  会是谁呢?

  至少不可能是天命人之一,因为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干预的时间,也不可能在试炼开始之前就预先布局。

  那么答桉,就只剩下一个。

  “白尘......”..??m

  “如果,如果一切都是骗局。”

  “那么会不会,其实这世上根本不存在缓和白尘丹副作用的方法?!”

  “当世人越陷越深,便终会沦为白尘的奴仆。”

  0557“直到地脉中的死气被彻底剿除,届时那些被白尘所惑的死士,便再无些毫抵抗的可能。”

  “这是白尘的筹谋!”

  “所以......”

  颜丰找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  推理的过程虽不算是满盘皆错,但至少与真相大相径庭。

  然而巧合的是,颜丰最后得出的结论,竟然不偏不倚,正中靶心。

  他打量着营帐中的老兵的天命人。

  老兵高昂着下巴,看似志得意满。

  天命人面露惊异,实则满心欢喜。

  但你们是不是......

  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?

  一向不参与白尘丹讨论的颜丰,忽然抬起了头,沉声问询。

  “当年的那位大人......”

  “是谁?”
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zajxsb.com